关闭

县州

县区

新闻中心
陋习少了,诗歌多了——国贫县整村易地搬迁新春见闻

   随着爆竹声声,记者来到通榆县陆家村走访,这个整村搬迁上楼的脱贫村,头一年就出了个农民诗人张福军。记者一进他的家门,两行清秀的楷体打油诗就映入眼帘。出人意料的是,他的诗歌创作成败直接取决于村里的垃圾多少。

  张福军是在9个月前成为诗人的,在此之前,他是通榆县陆家村的一位普通农民,用他的诗形容:“一根垄沟三代人,爷爷种田种到孙。”2017年初,陆家村整村易地搬迁住上了楼房,告别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。64岁的张福军和老伴也当上了村里物业公司的保洁员,闲来无事,张福军迷上了打油诗。

  “昔日劳累农活干,到秋不剩几个钱,如今土地都流转,不用种地给现钱。”

  张福军本以为,幸福生活就要开始,没料到村民上楼之后,农村的做派一点没变:装修之后的建筑垃圾随意堆放,随地吐痰,开窗就扔垃圾袋,瓜子皮屑满天飞。刚上楼的那些日子,他和老伴两个人每天8小时都打扫不完六栋楼。

  一开始,他会对着高空抛物的街坊邻居大喊警告,但作用不大,很多村民依然我行我素。后来村委会几次三番地给村民讲道理做工作,并开展“四道”家庭的评比,评出“善道”“富道“孝道”“美道”模范。对于环保标兵披红戴花,给予奖励。

  半年之后,村里乱扔垃圾的现象明显减少,多数家庭都自觉地将生活垃圾装袋放在门口。张福军也不用一边扫地,一边盯着高空坠物了。他和老伴每天只要2个小时,就能把保洁工作干完。

  时间充裕了,他又能搞创作了,于是元旦前后,一口气写了60多首诗歌,内容多是歌颂农村新生活、新面貌、新气象的打油诗。其中一些还被刊登在县里自办的文学诗刊上:“苞米穿缨红满地,葵花开遍山坡上,喜看大地风景美,今年又是丰收样!”

  过去农闲时节,村里人少不了走家串户,呼幺喝六地打麻将。张福军看不惯,撺掇村里的老头报名参加秧歌队,带头扭起来了健康大秧歌。冬日午后只有零下20度,但在陆家村的文化广场上,秧歌队、广场舞队、扇子舞团、篮球协会一派热闹欢腾的景象。

  新年将近,村里的联欢会上少不了张福军的配音诗朗诵:“农民过上城里日,千年梦想圆又圆,今昔对比家乡变,党的政策是源泉。”

 

信息来源:通榆发布